二夫可今口

国漫 ,bl,不吃bg不吃bg不吃bg!天下腐女是一家

有没有哪位大佬产个伽小的红海梗啊好想看

【瓶邪】赤豆糊

此处用户名:

虽迟但到的生贺!0305吴邪生日快乐


(安安静静吃东西的小短文,其实吃是衡量生活质量的一个指标,吃饱了才有心情做事。顺带安利一下桂花赤豆糊,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童年的味道了。祝大家以及我自己每天吃好 。)




《赤豆糊》


我和胖子在南京的时候,去过一家小馆子吃饭。


这馆子藏在城市高楼之下一条又深又窄的巷子中,门口排了不少人。进去一瞧菜单,主卖当地小吃。旁边有个女孩子拿着手机拍来拍去,一面对着耳麦笑着说大家可以来试试,像个网络主播,感情这家还是个网红店。


不过大多数网红店都没有那么神奇,我们点了一笼汤包,只能说无功无过。又点了两碗赤豆糊,红豆加上白色的小圆子,质感非常粘稠,一勺舀起来就像挂着胶水,大概加了藕粉。这种主打的是糯中带甜的风格,一碗下去可以填个半饱。


没想到胖子居然一见钟情起来,对我说回去之后咱自己做做看。我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不是不爱吃甜的吗?”


他道:“这又不是人工香精的甜。暖乎乎的,吃起来多舒服。”


南京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,在很长一段时间后,当我们终于回到家中,胖子突然又提起这件事,张罗着去买食材。那时我们正从上一段奔波的经历中渐渐恢复过来,下厨做点东西给自己吃,似乎可以提高人生的幸福值。


都是些简单的食材,比较费时的是红豆的处理。我们提前一天把红豆泡在碗里,搁在灶台旁边。闷油瓶看了一眼,我对他道:“明天你等着吃吧。”


第二天我们把泡好的红豆倒进锅里煮,说实话我和胖子都没有什么经验,但我寻思着,人们都说红豆比绿豆难煮,干脆调到大火,然后离开厨房,去泡了个脚。


用热水淹没脚踝,看着午后的阳光,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情。我靠在躺椅上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后来闷油瓶把我叫醒,淡淡道:“厨房里那锅东西是你煮的吗?”


我点点头,同时看了一眼时间,竟然睡了整整一个小时,“不好!”


我一下子站起来,抬出双脚就往厨房冲去,绝望地掀开锅盖。


完全是一锅红豆沙,连一颗豆子的形状都看不到了。


闷油瓶默默走过来,手里拿着我泡脚前脱下的棉拖,道:“地上凉,别光脚。”


 


 


胖子不巧也在午睡,过来一看,傻眼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看着锅。”


“不要慌,问题不大,你我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男人。”我道:“可以做豆沙包。”


胖子说:“家里没有面粉和蒸笼。”


我沉思了一会儿,“就用这锅豆泥,继续做下去。”


然而胖子觉得赤豆糊就应该是那天我们吃到的那个样子,不能将就。他拿出剩下的红豆,又用水泡,打算明天重做一遍。


但这锅红豆沙成了老大难,我舀出一勺拌在小满哥的食物里,它一脚踢翻了那碗狗粮,并且整整一天没再理我。


闷油瓶买回来一袋红枣,对我说可以两者一起吃,补血气。我把枣子煮了一下,红枣赤豆糊,深红配深红,品相有些一言难尽。我吃了一勺,皱眉道:“不行,干吃太甜了。”


这东西需要别的来搭配一下,但是胖子誓死守护他的那包小圆子,说要是被我用去,就没有多的了。我甚至想过把红豆泥直接倒掉,又觉得浪费可耻,人生中总有需要强行面对的问题,怎么能叫一锅豆泥把我打倒。


胖子煮着第二锅红豆,一边定了计时器一边道:“你自己造的孽,干吃也得吃完。”


这第二次做赤豆糊,胖子做得挺成功,但我已经陷入对红豆的某种排斥,出锅后只吃了一口。


我向闷油瓶求助,“小哥,豆沙还可以做什么?”


闷油瓶其人并不是个讲究料理的大厨,想了想只对我道:“做汤和粥。”


其实红豆本身可以做出各种养生粥,可是我这锅就跟浆糊似的,让人下不去手。我叹了口气,后来,早上吃粥的时候,往碗里加了三大勺豆泥,迎来胖子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
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你越不想面对,心里就越排斥,形成一个循环。那锅红豆泥还不少,吃了两天豆糊粥之后,我开始拉闷油瓶下水,往他的碗里也加一点。


胖子看我仇大苦深的样子,道:“有这么难吃?你们江浙人不是吃甜口的吗?这又不是鹤顶红。而且,红豆红豆,能解相思。”


“都煮烂成这样了,解什么思。”我把碗一放,忽然醒悟,人不能跟自己过不去,“算了,我这就去倒了。”


胖子把自己做的赤豆糊放进了冰箱,到了第二条下午再吃一碗,并掺进一点糖桂花,竟然还叫他吃出了下午茶的感觉。他同时也不忘给闷油瓶尝,再故意问我:“吃吗?”


“不吃。”我铁骨铮铮地说:“这次加了糖桂花?我小时候经常吃。“


胖子放声一笑,去了厨房。我不由得看了眼闷油瓶,他一口一口地吃着,看样子似乎还挺有滋味。


我肚子确实饿了,忍不住问闷油瓶:“会不会太甜了?好吃吗?“


闷油瓶点头,“好吃。”


我心说难道胖子这回真的心灵手巧,做出了一锅灵魂食物,居然得到闷油瓶的首肯。我瞄了一眼,胖子没有回来,就凑过去小声道:“给我尝一口。”


但是下一刻我就发现,他碗里已经吃完了,闷油瓶正把最后一勺放到嘴里。


我摆摆手,示意算了。闷油瓶看了看我,用勺子指着他的嘴边,十分具有分享主义地说道:“这里还有最后一口。”


终于吃到的时候,我想起了胖子那天对赤豆糊的评价,果然不假。


“暖乎乎的,吃起来多舒服。”